器物仿古始于宋代,所谓“观今宜鉴古”,当时的文人热衷于通过古器物来考证古代的典章制度,同时也喜欢以慕古来增添文房清趣。仿古铜器而制作的玉器也在此时逐渐形成了传统,并在以后历代多有沿袭,成为玉器工艺品中的一个重要类型。

众所周知,青铜礼器是正统思想中礼乐制度的集中体现,也是古典美学的凝聚,因此除了尺寸更为小巧之外,仿古玉器中有不少在造型、纹饰、形制上都是模仿青铜器的完全复古,如再现鼎、爵、尊、簋等的器形和典型纹饰;又如使用兽面纹、夔纹、回纹等经转化后所形成的构图元素等;还有一些仿古玉器是提炼古铜器意韵并结合其特定时代的文化内涵所进行的创新作品。今天为大家带来几件本次秋拍的仿古玉器佳作,一品遗风古道。

以整块白玉挖制而成,玉质晶莹润泽,局部深褐沁色,造型小巧端庄,匜呈仿商周时期青铜匜的造型,曲口微敞,流槽短阔,后端外壁中部作龙形柄,龙首沿匜口作衔壁窥视状,下承乳钉状足。外壁浅浮雕云龙纹,纹饰流畅如水,龙首眉宇纹理以阴线丝丝刻画,须眉飘逸根根可数,灵动自然,素中显雅,风韵楚楚。其纹饰相近者,可参考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明青玉螭龙碗。

奉匜沃盥,是中国古代祭祀典礼之前的重要礼仪。匜为先秦礼器之一,前有流,后有鋬,用于沃盥之礼。玉质匜在唐朝时已经出现,如天津市艺术博物馆所藏。与本品造型、风格相近者,可参考两岸故宫博物院藏品。

拍品玉质细腻润泽,以商周时期青铜尊造型及纹饰为蓝本,侈口,束颈,腹部微鼓,下收,足外撇。颈部以阴刻线雕四叶蕉叶纹,肩部浮雕凸起一圈饰带并在两侧堆出两耳,饰带上减地浮雕两排勾连云纹,腹部减地浮雕仿古兽面纹一周,两层圈足光素挺拔。整器质地柔润,包浆浑厚,局部沁色,形制规整,纹饰古朴,意境深沉。

玉瓶造型仿上古之琮式瓶,同时融入了清代常见螭龙纹饰于瓶身两侧,又于瓶之圈足下方雕琢仿木质连体玉座,构思甚巧。瓶体与之相连巧琢玲珑山石,山石之上鹌鹑觅食,一幅祥和之景。因鹌鹑与瓶结合,取谐音 “平安”,有安居乐业之美意。本品不仅构思巧妙,且玉瓶设计不同以往,以琮式瓶造型呈现,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可见同样单体琮式玉瓶,可为参考。

觚瓶玉质坚硬,玉色杂糅,局部褐色的沁色,古意非常。造型仿古青铜器——觯的样式,敞口,高圈足外撇,颈部饰双兽衔环耳。通体光素,颈部、肩部饰凸起弦纹,造型古朴庄重。古朴的造型,年久而生的沁色,整件器物充满浓浓的复古之意。

明人以复古为尚,常常出现以复古为主题的玉器,其中以玉为上古青铜器造型的器物,更是多见。这种以青铜器为造型的玉器,一般用作明代书房的陈设,没有实际的盛放功用,多只用作欣赏,或作为花插。

花插取材上古青铜觥变形而来,玉质略泛青,温润细腻,宝光内蕴,古朴盎然。整体略呈长方形,花插腹部雕琢兽面纹饰,一侧雕琢爬行状螭龙为伏于花插口沿,另一侧相对雕两螭龙相向而视,线条流畅。宋人复古,取其形而复之,继盛于清,其中乾隆帝嗜古如痴,崇尚慕古之风。此件花插,取法古器,然造型装饰皆有盛清新风,正是受到乾隆帝这种“慕古求新”审美影响下而产生的精美之作。

Tags:
嘉德秋拍:一批仿古玉器赏析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