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上海图书馆的友谊,需从20世纪80年代初说起。经历了十年风雨之后,国内又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经历了长期禁锢的出版工作,又如保存多年的优良种子,冒出新芽,继而茁壮成长,很快就蔚为壮观。在这样的形势下,上海图书馆联合上海译文出版社举行了一次规模颇大的签售活动。二十几位颇有成就的外国文学编辑和翻译家应邀来到图书馆为读者签名。其中有翻译俄国著名批评家车尔尼雪夫斯基著作的译文社总编辑包文棣(辛未艾)、翻译欧美文学的著名翻译家吴岩、莎士比亚专家方平等。我当时正好出版了新译的普希金诗体长篇小说《叶甫盖尼·奥涅金》,也有幸应邀参加这次签名活动。我在这次签名活动中结识了上海图书馆的黄显功、梁颖等几位研究馆员。从此开始了我与上海图书馆的交往。

上海图书馆给了我许多帮助与支持,我几乎每年都有机会参加他们举行的活动,拿最重要的几次来说。

1999年6月6日是俄罗斯伟大诗人普希金诞辰二百周年。上海大剧院、上海文联,黄浦区诗歌社团等都举行了隆重的集会、诗歌朗诵与演出。这时我的十卷本《普希金文集》为迎接这一纪念日也以明丽的装帧适时出版。为此上海图书馆在多功能大厅隆重举行了纪念普希金诞辰二百周年诗歌朗诵会,大厅座无虚席,场面非常热烈,普希金许多脍炙人口的诗歌在大厅里回荡,俄罗斯联邦驻沪总领事馆的副总领事也应邀出席。会上,我将刚出版的十卷本《普希金文集》亲手交给副总领事,赠送俄罗斯驻沪总领事馆,为中俄人民的友谊与文化交流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而图书馆也收藏了我的签名本。

2010年是我从事翻译工作五十周年,为此上海图书馆联合上海翻译家协会、上海译文出版社隆重举行了“冯春普希金文学翻译研讨会”。上海图书馆馆长、上海译文出版社社长与上海翻译家协会领导都来参加。华东师大贝文立教授等几位翻译家发言,对拙译做了评介。为了这次活动上海图书馆还特地印制了精美的画页,登载了我的简历、译著、编校目录等资料。黄显功先生和他的同事们为这次活动做了周密的安排,表现了对这次活动的重视及与我的深厚友谊。

自从电脑广泛使用以来,许多作家和翻译家就在键盘上写作,手写的稿件也成了稀有的珍品。上海图书馆对于保存文化名人的手稿表现出极大的重视,特地建立了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我的《普希金诗四百首》《叶甫盖尼·奥涅金》《猎人笔记》等译稿也荣幸地被收藏。2019年手稿馆隆重展出馆藏,“妙笔生辉”四个大字在展厅主席台屏幕上熠熠生辉,展览吸引了大批观众,都来欣赏中国文化名人手稿馆收藏的手稿。我的手稿也忝列其中,与观众见面。我手里还有许多译稿和文稿,如手稿馆认为有收藏价值,我愿全部捐赠。(冯春)

Tags:
十日谈|冯春:上图与翻译界的故事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