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黛丽·赫本在电影《蒂凡尼的早餐》中,佩戴Tiffany珍珠钻石的造型深入人心。珠宝与这位气质卓越的女神相映生辉,焕发出高贵气质,成为永恒。从上世纪初开始,代表中国东方韵味的翡翠,也渐渐在西方的宝石界中占有一席之地,赢得西方名媛和明星的喜爱和追捧。

“翡翠”这个词语很早出现,本源是一种鸟的名称,后来,用翠羽制作的首饰在女性间盛行,如钿翠、珠翠等。至于它何时开始指代缅甸传入的玉石,学界尚有争议。到乾隆中晚期之后,翡翠渐渐在贡品中占有相当比例。在乾隆时期的宫廷档案中,对它的称呼很多,有永昌玉、云南玉、滇玉、翠玉、绿玉等。

纪晓岚(1724-1805)的《阅微草堂笔记》记载“云南翡翠玉,当时不以玉视之,不过如蓝田乾黄,强名以玉耳,今则以为珍玩,价远出真玉上矣。”可见,翡翠最初并不被当作玉,但18世纪末,优质翡翠的价值超越了和田玉,成为最昂贵的玉石品种。

与此同时,翡翠慢慢被纳入了中国数千年的玉文化体系中。玉在中国文化中,不光是一种装饰用品,更在祭祀、婚丧嫁娶等礼仪中扮有重要角色。同时,玉也象征着高洁、温润的君子品质。翡翠的礼仪化,从慈禧太后的墓葬中可见一斑。

慈禧极其喜爱色彩丰富、翠艳欲滴的翡翠。美国画家凯瑟琳·卡尔回忆为慈禧作画时的情形,说“她穿着满族式样的明黄色长袍,上面栩栩如生地编织着紫色的藤蔓,镶嵌着大量的珍珠,一排翡翠纽扣从右肩一直扣到长袍的褶边”。

清宫造办处奉她的旨意制作了大量的翡翠首饰,如绿玉扁簪、绿玉溜、绿玉戒指等。不过,提供原材料的粤海关却叫苦连天:“绿玉本出缅甸,白玉亦非粤东所产……”当时,缅甸的翡翠玉石通过曼德勒,经水路运往广州,再辗转北上。高品质的翡翠资源紧缺,又加上上流女性的青睐,价格一路飙升。

光绪末年,根据富察敦崇的《燕京岁时记》,当时北京琉璃厂“以翡翠石为最尊,一扳指、翎管有价至万者”。翡翠一跃成为玉之上品。

慈禧对翡翠的迷恋,促使翡翠从民间走向宫廷,从外来石成为尊贵和美丽的象征。

慈禧去世后,她的大太监李莲英口述记录的《爱月轩笔记》中,有她随葬物品的详细描写。虽然这本书的内容真伪有待商榷,但通过这段描述,足见慈禧对翡翠的钟情。据记载,慈禧手执玉莲花,头顶翡翠荷叶,头两侧有金、翠玉佛10尊,身旁和足下还摆有多个翠佛、翠桃、翡翠西瓜和翡翠白菜。在这里,翡翠与玉石一起,成了丧葬习俗的一部分。

清朝覆灭之后,溥仪携带了大量翠玉珠宝出宫,他曾经因大婚向外国借钱,还抵押了一部分珍宝在银行。加上1928年,军阀孙殿英盗掘定东陵,让慈禧的很多翡翠珍宝现世。一时间,京津古董珠宝圈里流转着不少清宫的稀世奇珍,还吸引了外国收藏者的目光。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装饰艺术运动(Art Deco)席卷西方包括美术、建筑、服饰、室内装饰等视觉艺术界,珠宝首饰也在其列。这种艺术风格是随着工业革命带来的社会巨变应运而生的,它不遵从古典,而是力图创新,追求摩登现代、豪华奢侈的设计风格。

借鉴异域风格极强的东方文化成了一种趋势,设计师们纷纷把目光转向东方,从中寻找灵感。在珠宝领域,装饰艺术运动的先行者就是卡地亚。卡地亚品牌诞生于1847年,是世界著名珠宝商,到20世纪初期,已经发展到第三代掌门人路易·卡地亚时期。

“装饰艺术”这一名词来源于1925年巴黎举办的“国际装饰艺术和现代工业博览会”,路易担任了这次博览会法国分会第二十四类珠宝首饰的评委。博览会上,卡地亚和其他时尚品牌联合举办了“时装与时尚配饰”展示,这些作品宣告卡地亚的风格从繁复的“花环风格”,变成了简单明快、线条流畅的现代风格。

在路易的引领下,卡地亚的作品大量使用了中国元素,将异域风情融入西方珠宝设计,擦出了新的艺术火花。

1919年,卡地亚借鉴中国道教理念,创作了一款太极坠饰。后来,又在很多作品中引入中国龙的图案,如双龙胸针、装饰有双龙戏珠纹边的烟盒。中国的建筑元素也进入卡地亚的视线,宝塔胸针等作品应运而生。

这个过程中,最受西方时尚界追捧的中国珠宝,莫过于翡翠。高品质翡翠非常罕见,是最昂贵的配饰材料,代表着奢华尊贵。加上翡翠色彩鲜明,优雅精致,正好符合当时的审美追求。同时,翡翠珍宝出自清宫廷的多,所以拥有和佩戴翡翠,就有着皇权和神秘高贵的意味。于是,翡翠跻身世界顶级珠宝行列,成为20世纪初西方时尚的风向标。

卡地亚打造了很多西方翡翠经典,在富有东方意韵的同时,也往往带有西式强烈的色彩冲撞。1921年,卡地亚将一块清朝的翡翠玉佩改造成吊坠,这块满绿翡翠荷花纹饰自然而饱满。设计师没有改动翡翠本身,只搭配了钻石和红宝石的坠环,红绿相映生辉,更显雍容华贵。使用同样色彩搭配的还有1926年的翡翠耳坠,环形翡翠包围着珐琅做成的抽象的“寿”字,寓意美好。

1930年,卡地亚还推出过一款翡翠腰带,它并不是一条腰带上镶了一两颗翡翠而已,而是用黄金别扣串联起21枚翡翠钱币而成。每枚“钱币”上精心雕琢着“光绪通宝”四字,中央都镶嵌上了一颗红宝石,造型大胆直接。

当然,除了卡地亚之外,其他奢侈品牌如宝格丽也推出了不少翡翠珠宝设计。把灵动的翡翠搭配上光彩夺目的钻石、红宝石、蓝宝石等西方珍贵珠宝素材,色彩对比鲜明,线条简单,中式古典和西方时尚设计在翡翠上得到完美结合。

近年,卡地亚多次在中国举办过其珍宝展。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卡地亚在紫禁城的展览“有界之外——卡地亚与故宫博物院特展”,这次展览设有一个“中国灵感”单元,很多宝贵的翡翠珍宝都曾亮相于此。展品包括了卡地亚最贵的一条翡翠项链和一袭蓝绿色旗袍,说到它们,就不得不提到与翡翠及卡地亚都有故事的两位传奇女性。

一袭旗袍为何会出现在卡地亚的珍宝展上?原因在于它曾属于近代东方名媛黄蕙兰(1899-1992)。

1943年,黄蕙兰接受VOGUE杂志专访,穿的就是这件蓝绿色旗袍。旗袍为丝绸质地,上面为苏绣百子戏春图,前身以舞龙为中心,后身以舞狮为中心,配以各种传统活动图案,画面喜庆祥和,生趣盎然。她在旗袍之外,搭配翡翠项链和两副翡翠手镯,翡翠绿和旗袍蓝相互映衬,雍容华贵,东方韵味十足。

黄蕙兰是黄氏家族第二代掌门人黄仲涵之女,小时候跟母亲旅居欧洲,活跃于各种社交圈。后来认识了“民国第一外交家”顾维钧,与之结婚后于1923年定居北京。她开始浸润于中国文化里,渐渐爱上了温润高雅的翡翠。

在北京,她经人介绍,成为德源兴珠宝店的忠实客户。德源兴的老板,就是号称“翡翠大王铁百万”的珠宝商铁宝亭,也是当时北京珠宝业同业公会会长。他经手过不少清宫流出的翡翠珍宝,也为欧洲珠宝商提供过货源。铁宝亭拥有很多身份显赫的顾客,如孔祥熙、杜月笙等。他以四万银元卖给杜月笙一个翡翠麻花镯,后来杜妻又送给宋美龄,宋美龄在自己的百岁生日晚会上还戴过。

黄蕙兰从铁宝亭处买的最有名的一件宝贝就是翡翠青椒,这要从她的一次“斗石”说起。据黄蕙兰在自传《没有不散的筵席》中回忆,在上海的一次酒会上,她和一位犹太富商斗石,赌金为一千美元。

这时恰逢铁宝亭被政府勒令拆除加高的店铺,黄蕙兰出手相助,作为感谢,铁向她出示了这块翡翠青椒。铁宝亭称,这是溥仪出宫时携带的,是乾隆为了抚慰香妃思乡之情而特意雕制。

这番说辞的真假姑且不论,无论如何,黄蕙兰凭借这块核桃大小、纯净无瑕的翡翠青椒,赢得了斗石胜利。此后,她委托路易·卡地亚将其做成吊坠,搭配25克拉的钻石坠扣。卡地亚档案馆中确实保留着一枚受黄蕙兰委托加工的翡翠青椒照片,但委托时间记录的是1926年,与黄自传中的时间有差。所以,档案图片中的翡翠青椒究竟是不是黄蕙兰斗石获胜的那枚,也未可知了。

黄蕙兰和顾维钧离婚后移居美国,她曾把翡翠青椒借给华盛顿史密森尼博物馆展出,后来就一直将其保存在纽约银行的保险柜中。然而她去世之后,这枚传奇的青椒就再也没有现世了。

另一位传奇女性是美国名媛芭芭拉·赫顿,她是美国零售巨子的孙女,被称为“亿万宝贝”,曾是全球最富有的女性之一。

1933年,在赫顿嫁给格鲁吉亚王子亚力克斯·姆季瓦尼时,她父亲送给她的结婚礼物之一,就是一条有27颗翡翠珠子的项链。这27颗珠子直径19.2-15.4mm不等,非常通透,翠滴,柔亮无瑕,为翡翠中的上上品。

有学者考证,这条项链的来源就是铁宝亭。当时铁宝亭获得了两块翡翠色料,皆出自一块名叫“蓝水绿”的缅甸产翡翠原石。这条项链,就是用“蓝水绿”原石制作,估价五万美金。也有人认为这串项链为清宫流出。无论如何,赫顿父亲购得后,委托卡地亚配以钻石搭扣,再送给了女儿。

次年,赫顿再次委托卡地亚,把原来的钻石搭扣改为更为华丽的款式,由钻石、红宝石和红宝石丝穗组成。不过现在红宝石丝穗部分已经遗失,只能从卡地亚档案馆中保存的设计图稿窥见一二。

赫顿委托卡地亚制作的还有一枚翡翠戒指。一般来说,对用来制作戒面的翡翠都要求很高,因为少雕琢装饰,所以藏不住瑕疵。这枚翡翠戒指质地细腻,色彩均匀。戒面周身搭配多颗红宝石,两侧还有两颗钻石陪衬,堪称完美。

后来,赫顿把这条项链送给了童年友人,恰巧这位友人也嫁入了姆季瓦尼家族,所以这条项链又被称为赫顿·姆季瓦尼翡翠项链,由该家族收藏了五十余年。直到1989年,它出现在拍卖行上,以2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五年后重新拍卖,成交价格涨到420万美元。2014年,在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卡地亚最终以2744万美元(约1.7亿人民币)将其回购,收入卡地亚典藏。这条翡翠项链创下了翡翠交易的纪录,应该是现世最昂贵的翡翠珠宝了。

沉浸在东方古典传统之中,我们领略了翡翠玉石翠绿、通透的美。综合东西方的视角和眼光,我们又看到了翡翠的多种可能性,它是高端、尊享、雅致的,象征着平安、吉祥、祥瑞的寓意。

君子比德于玉,翡翠审美出新。翡翠以其本身的灵动和质地,成为无数君子的审美符号,也让东西方的佳人们为之陶醉,谱写出了各种传奇的故事。在这块高贵而神秘的翠绿玉石上,东方和西方、传统和现代、质朴与华丽融为一体。翡翠既继承了中国玉文化的精髓,又在西方时尚设计师的手中,焕发了崭新的生命力,绽放出翡翠独有的魅力。

跨越中外文化翡翠百年留香

admin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