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者,当以华贵者著称,自唐以来世人皆爱牡丹,因以为国花,世人尊称其为花中之王也。

而自宋代院体,牡丹在画家心目中更有三种形象,工笔画家更将工笔牡丹细分为佛头青、照殿红、泼墨紫三种。但牡丹虽美却极难画好,因而绘者多而技高者少见矣,偿若只看重妆彩浓艳,自然落入俗套,难谈绘之雅事,其中以画工笔牡丹更易出现刻板僵滞之局面。

然而近代画牡丹这大有人在,比如于非闇的工笔就很见功力,他也具有深厚传统绘画功力,再者张大千先生也深爱牡丹,画过很多有关牡丹的画,他最喜欢三种牡丹,而这两人皆是精研古法的大师级别的画家。

就张大千而言,画花卉主要还是取法元明文人写意风格,在去敦煌之前是另外一个面貌,自从回来后画风突变,开始致力于精笔工细、赋彩妍丽的画法、直溯唐宋诸家,所作牡丹能够独成一家。

于非闇呢则是以另外一种形式诠释了工笔牡丹,​我们欣赏近代一些画牡丹高手,不管是张大千的工笔牡丹,还是于非闇的工笔牡丹,都是格外的引人瞩目,于非闇最善画牡丹,他一生以花鸟画创作为主,人物,山水不涉足,只因为人之精力有限。

于非闇家中种植牡丹种类繁多,不但如此还经常外出写生,用大量时间流连于北平诸多景点,对景点的牡丹进行细致入微的观察比较。在创作的时候他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于非闇说:“我画牡丹不死守陈法,而要尽态极妍,比真牡丹还要漂亮鲜艳”。

因而在他笔下诞生的牡丹可称之为“古今第一”,其中他把宋代人高古的气韵发挥到了极致,精到的笔法与色彩的艳丽在他这里一点也不冲突,不会因为“艳”而显得“俗”。所以艳美之色与高古之意,整在他的作品中都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其实观于非闇的绘画历程,他开始学画是很晚的,而且一直以工笔画为主,起步虽晚,成就却大,所绘工笔花鸟,雕青嵌绿、富丽绚彩,而白描的兰竹水仙也是清逸绝伦。名声足以和张大千齐名。

李唐以来世人最爱牡丹画家如何表现牡丹之美呢?

admin

Leave A Comment